• 业务咨询
  • 业务咨询
  • 客服服务
  • 投诉建议

4000-028-020

前中国篮球运动员

发布者:皇家金堡-皇家金堡官方网站-皇家金堡在线网址 浏览8次 【2020-02-06 09:38:59】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1969年出生于。1983年进入河北省体校篮球班训练,后顺利入选河北省青年队、河北省男篮、国家男篮。

  1992年第25届奥运会后,去美国留学,曾效力于NCAA犹他大学,参加菲律宾联赛。

  1992年,第25届奥运会后,去美国留学,曾效力于NCAA犹他大学,在NBA洛杉矶快船队试训。参加菲律宾联赛。

  2013年8月因上某电视评论节目,揭黑篮协再次走到了民众关注的视线里。

  来自特拉华州立大学和加州洛杉矶大学分校的教练在看完马健的几场训练之后,就将带有全额奖学金的录取志愿摆在了马健面前。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马健6场球总共得了22分,场均3.7分。他的突出表现引来了世界的注意。奥运会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再次对他发出了全额篮球奖学金邀请,已经取得美国签证的马健,不顾中国篮协永久取消其代表国家队参赛资格的警告,为了自己的篮球梦想毅然决然的离开中国踏上了美利坚的国土,开始追寻NCAA的梦想。

  最后来到洛杉机的马健由于体校学历不为美国教育系统所承认而失去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奖学金,随后在尤他大学教练里克·梅杰尔斯(Rick Majerus)的帮助下在尤他山谷社区大学 (Utah Valley Community College)打球,使得他成为最早在美国大学篮球系统打球的中国球员之一。

  然而,由于语言的不通和中国学历在美国不被承认等因素,马健没有资格获得来自加州洛杉矶大学分校的篮球奖学金。相反,在西部山区联盟犹他大学主教练里克-梅杰尔斯的帮助下,马健加入了犹他当地的一支小型学院,在那里度过了一年的时光。在没有了中国举国体制下强制性的训练日程后,马健,这匹特立独行的骏马甩掉了绑在身上的缰绳,在美方教练的帮助和自己刻苦努力下,更好的全方面的发展了自己的球技。曾有时被队友及教练认为打球“独”的马健,在不断增强侵略性的同时,也更加体会到了集体篮球的重要性,仅仅用了很短的时间,就融入到了美国球员的队伍中,成为了场上不可替代的球员。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场均得到17.9分,5.0个篮板和3.3次助攻的同时,马健也将自己的英语水平和学业成绩大幅度提升,达到了NCAA球员学业标准,作为一名大三球员,加盟了里克-梅杰尔斯教练执教的犹他大学。

  93-94赛季,作为首位参加NCAA联赛的中国球员,马健以出色的表现,获得了教练及队友的信任:在平均21.8分钟的出场时间内,马健有着8.2分,3.7个篮板的稳定表现。1993年12月9日,在对亚利桑那大学的比赛中,马健获得了NCAA生涯最高的21分和9篮板。

  94-95赛季,由于打相同位置未来的NBA球星范-霍恩的加盟,使得马健失去了上场时间,大部分的时光都是与板凳度过的,没有过多的表现。但是,在犹他大学的两年时间里,马健不仅与范-霍恩、安德烈-米勒等未来的NBA球员建立起了良好的个人关系的同时,也加强了篮球的技战术水平,塑造了鲜明的个性,成为了当时中国运动员中最具个性的篮球运动员。三年的美国篮球经历,也让马健掌握了熟练的英语,外加地道的美式口音,让他成为了当时中国运动员中为数不多的能用英语与外国人熟练交流的球员之一。

  为了追求自己的理想,马健不顾各种阻挠,来到美国,吃了各种苦头,终于实现了自己的理想,加入了美国NCAA联赛,为后面的中国球员进入美国大学开了个好头。作为这一领域的第一人,马健在球场内外的表现引起了国内同行的积极关注,是中国男子篮球队员进军世界顶级篮球联赛的典范。

  即马健后,来到NCAA打球的有夏超,尚平,季祥,张兆旭等一批年轻球员,都在各自的大学校园中追求着自己篮球的梦想。相信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像马健这样的中国球员出现。

  在尤他毕业后,在之后的1995年NBA季前赛时出现在洛杉矶快船的大名单中,有着场均出赛15分钟的时间,但是最终还是未能进入球队的常规赛大名单,在常规赛前最后一刻被快船队放弃,被布伦特·巴里所取代。

  NBA落选后,马健到菲律宾联赛打了三个月的球,帮助所在球队拿到冠军,并当选为年度最佳外籍球员。

  马健和廖士翔是中国篮球队员前进NBA的先锋之一,为此后诸如王治郅姚明和巴特尔进军NBA起了“开路先锋”的角色。

  作为一名篮球运动员,马健始终没有远离篮球圈,从创办中篮营并在家乡的中小学校中举办篮球训练营及联赛便能看得出他对于篮球的热爱程度。“篮球在中国是参与人群最广泛的运动之一,这次在石家庄的中小学生中推广篮球训练营的目的就是希望更多的人能与我分享篮球的乐趣。”

  一谈起篮球,马健便会滔滔不绝,“没有一个国家的篮球水平能超过美国,我在美国的收获是多方面的,包括对篮球理念的理解,对美国篮球文化的理解,对场上细节的理解,对整个团队精神的理解等,都能够让我从各个方面获得收获。

  在石家庄期间,马健对市二中男篮的队员们进行了三对三技战术指导。从马健投篮时的手感便不难看出,打篮球是他最经常进行的体育锻炼,连续投中四五个三分球对他来说显得很轻松,而他的表现也让在场所有人唏嘘不已。毕竟马健当年曾被誉为中国篮球的旗帜。

  “全美国大概有一千两百万人在接受正规篮球训练,每个大学也都有篮球学院,人口基数和经济能力,都在支撑庞大的篮球体系往前走。NBA体系、大学篮球体系、两年学院的体系,任务非常清晰,它的整个组织结构更先进,因此我希望通过举办中小学生篮球训练营的方式,将先进的篮球理念传输给青少年一代,普及提高我们的篮球水平。”在美国训练生活了很多年之后,马健对于中国篮球的落后有着很清醒的认识。他认为中国篮球青少年一代的身体素质与美国同年龄段人群相比并无明显差别,只是在理念和训练方式方法上存在着不小的区别,“比如说,美国的孩子们在打球时很注重沟通,而且他们对于训练也十分专注,是拿着比赛时的劲头去训练的,但中国球员往往将训练和比赛当成两码事,而且在比赛或训练中也较为沉闷,训练时不用心自然比赛也很难有好的状态。”

  在训练中,马健多次强调要队员们拿出比赛时的状态来,而且还特别注重抓细节。在做挡拆进攻这一环节时,他便花了很长的时间讲解动作细节。“其实今天讲的内容并不多,主要是怕他们一下子难以吸收,当然我们的训练营也并非只针对这些篮球运动员,我们还会对教练、老师以及所有爱好篮球的人群进行不同的培训,让更多的人享受篮球带来的乐趣。

  对于奥神,马健曾经送出两个字——“缺德”,但是在与东方队解除合约之后,马健显得非常平静,他甚至要求俱乐部不要在联赛结束前公开解约的事情,这一次马健选择了沉默。

  在CBA中,或许没有比马健阅历更丰富的球员,同时他经历的挫折也是其他人很少有过的。从NBA到CBA,从北京到上海,马健的篮球之路可谓命运多舛。两年前,当奥神老板李苏冲冠一怒炒掉马健的那一刻,注定了他在CBA中的坎坷之路。在接下去的一年多的时间里,马健遇到了无球可打的局面,而是往返于法庭之间,这对于一个热爱篮球如生命的人来说简直是折磨。当然这也让他对任何事都看得更开,这段时间内马健也找到许多篮球之外的乐子,比如说来上海观看库娃参加的polo公开赛等,“经历多了,什么事看起来都是那么简单,什么事我都能用一种平静的心去面对。”马健说。

  在重获自由身之后,马健曾呼吁希望每一个球员都会用法律的武器来捍卫自己的利益,也希望CBA联赛和俱乐部的机制更加系统,然而在加盟东方队时,正是因为身体检查上的疏忽导致了这场“悲剧”,或者说是闹剧的发生,俱乐部机制的疏忽导致了马健和东方男篮再次成为受害者,这不能不说是一种讽刺。

  对于引进马健,东方俱乐部的后悔之情溢于言表;而对于来上海,马健又是否会后悔,他在事发后表示既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后悔没有任何意义。记得马健曾经与记者聊天时说:“有一次我弟弟因为工作上的选择来找我商量,我对他说,你都快30岁的男人了,许多事情都应该自己去决定,不要老是依赖别人,自己作出的选择自己去努力做,即使选择错了也不用后悔。”马健表示自己不会就此结束篮球生涯,因为他就在东方队提出解约的几天前依然对自己的状态感觉良好,并称自己仍旧能够适应CBA联赛,另一方面东方男篮也没有堵死所有的路,李耀民也表示如果马健伤势有所好转,东方俱乐部并不排除重新引进马健的可能,当然这一切是肺腑之言还是权宜之词,每一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看法。

  下一步马健会怎么走,这是许多人关心的话题。他会不会重新拿起法律的武器?有消息称马健还会针对俱乐部单方面解约而诉诸法庭。但是俱乐部方面表示,双方的态度都非常诚恳,毕竟自从东方男篮决定引进马健至今,俱乐部已经跟马健打了一年多交道,谁也不希望将双方的交情彻底抹煞,不过,要想提前解除一纸合同,并非一件易事,双方还要就许多条款进行协商,到时难免会有一方做出让步。马健将回美国与家人团聚,希望他能在避风港中找到那份属于自己的温馨。

  如果评选中国篮球50余年历史里最怀才不遇的悲情人物,马健将是最当仁不让的人选。他不仅没有成为第一个踏上NBA赛场的亚洲人,甚至还丢掉了国家队的位置,然后又在俱乐部先后遭遇冷冬。一个天才,就这样陨落。想当年,马健独步亚洲,被称为中国篮球的旗帜,但一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事情,就此终结了他在国家队的前途泥。

  飘摇数载,终于有一个肯不仰篮协鼻息的李苏愿意收留下流浪的马健,原以来这将是他的春天,是枯木逢春的季节。可是又在一夜之间,马健由李苏的宠儿跌落阿鼻地狱,转会上海前,合同上突然冒出一个莫名其妙的签名,谁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谁也不敢把它说清楚。而今天,在上海,马健不再是球员了。

  如果说,马健的第一起悲剧是由于当时的中国篮球,完全由长官意志决定,那么第二起悲剧则是体现了中国私营企业业主家长式的作风,我是你的老板,就操纵着你的生杀大权,我可以养着你,但你不能背叛我。于是,在漫长的扯皮中,在某些主管部门的纵容下,马健本来就已经行将结束的篮球生涯又被耗去一年宝贵的生命!于是,上海东方只得到一个失去灵魂的躯壳,更可悲的是,类似的一幕幕仍在我们身边上演。

  在兵败亚锦赛后,男篮从上到下,被认为所有问题统统爆发,为此马健坦言,男篮从联赛开始就早有问题。“这么多年的积累,从我当年就有这样的体会。这个联盟(CBA),或者球队俱乐部,都能做假合同来欺诈,或者得到协会的支持,然后某些官员还在庇护这些问题的时候,其实这个问题不是在今年,在十几年前,二十几年前就已经发生了。”

  “当时我21,22岁吧,说话也冲,当时要去打亚洲全明星了,结果我看到当时所有的司长就已经开始戴劳力士了。我觉得篮球的输球不是一个协会的问题,也不是一个俱乐部的问题,是所有人都有问题,中国篮球是大家的问题,体系问题。”马健继续说道。

  “那个时候,96年我申请打奥运会,那个时候我在打NCAA,按道理那个学校水平非常高,我那个状态打国家队,说实话绝对主力一点问题都没有。回来以后那天特别激动,觉得自己在美国学有所成,想为国争光。然后我就去队里问宫鲁鸣,‘我能打国家队吗?’当时宫鲁鸣跟我是队友,他是教练。他说我给你报名,从教练角度讲他需要我,他需要能打的。我那时不懂啊,需要一级级申请,我觉得我满腔的热情,结果我去找司长,去他家里还给送个果篮。”

  “我当时问司长,‘司长,我打国家队有没有问题啊?’”马健继续回忆道。“他说,‘只要队里给你报,我没问题啊。’我看哟,司长没问题了。然后第二天我跑到局长办公室里,‘我这有问题么?’局长说‘只要队里报了,我没问题啊。’然后我说司长昨天说了没问题,然后他(指局长)说什么?没问题。结果他拿起电话来,说‘你自己听听。’于是我就在电话里听到了司长这样的话‘那个队友不好管啊,回来后怎么弄?’”

  “后来我一听,昨天晚上你跟我这么说,今天电话里就这么说了,骗人也不能这么骗啊。当时我的心就凉了一半了,再后来,我就听我以前的一些前队友说,老马,你回来干嘛啊,从队友的角度来说他们有另一种想法,你在美国读着书,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觉得你水平高,可我们哥几个辛辛苦苦训练,万一你回来我们就得少一个人了……后来我就想,从队里的关系,从司里的管理角度来讲,不是按成绩角度来讲的,因为你学得好没用啊,从此以后,我就再也不往国家队那方面去想了。”马健继续说道。

  “他整个一层一层,这思维方式,再从中国传统文化来讲,哥几个辛辛苦苦训练,他不是按照真的谁成绩最好用谁。”马健一声叹息。

  最后马健还谈到了自己当年曾被奥神迫害。“当时我跟奥神的合约问题,当时奥神拿了一纸合同,就这么一页,就这么一段,说您给签个字,这篮协要给注册用。然后我就签了,等我们2000年12月20日输北京首钢后,奥神老板说‘你别打了,你打假球’。什么证据也没有,就说你打假球,然后我说‘你们不让我打了,也不发我薪水,我得转会啊,我走。”

  “我去了篮协,说篮协你把我的合同调出来,按道理来讲甲乙和篮协之间应该有三份合同在那儿搁着。但当时没有,篮协管合同的人还给我看,‘你看这不是你签的字么,这是你注册用的。’我当时想本来就没合同,本来就没签过啊。最后我再去看合同,人家就不给你看了,说你那就是合同。当时是信兰成时代,奥神的方法就是耗你,后来我听说奥神给拿了十万美元,送中国女篮去美国训练。最后我再去篮协去申请,篮协说你得先解决好法律纠纷,我不管了。从那个时候我说从一个俱乐部,跟一个协会串通好了,去害一个球员。我是一个个人,那是一个公司行为,那是一个协会行为。如果这种情况都能发生,运动员得不到任何保障,那么这个协会还搞他干嘛。”

  “最后法院判这是拼凑合同,可我的生涯就这么废了,为什么我现在不爱参与这里的事,我只是做评论,因为我认为我懂篮球,但只限于篮球场上的技术细节,对他们的那一套,我不懂,我也不想懂那些,没意义。”

  2004年北京时间8月17日,中国男篮在雅典奥运会战胜新西兰队。著名篮球运动员马健在搜狐在线评球,并对中国男篮接下来的比赛提出了十分重要,而且中肯的建议。

  马健认为男篮要想进入八强首先必须要赢意大利。因为阿根廷和塞黑这种球队球风要凶得多,跟他们打不光是技术的发挥,你的思想要准备得特别充足。中国队的传统是比较讲究礼貌、忍耐,但是在球场上并不是讲礼貌、忍耐的时候,要得是为国争光,是要胜利。那么,要为国争光,你能否有意识的在规则容许的情况下把对方打死。如果你想,你的思维方式和你的行动就要一致。我们要很凶,要先下手为强,不要被动。我更希望看到在比赛中,中国队可以主动出击而不是被动挨打或者是被动调整,无论是进攻还是防守都掌握主动,也就是给这支年轻的中国队提出更大的课题,下一场才是更关键的。

  而在中国队要克服的弱点方面,马健认为我们的弱点并不是纯粹的技术弱点,而是我们的文化性、民族性和技术性混合在一起的一些缺点。有人技术很好,但未必赢球,因为拼都不愿意拼。中国队要改变思维方式,首先要树立正确观念:我来这儿就是要打赢球的,不管谁来都要赢你。在赢的基础上首先要拼,在进攻和防守都要拼,特别防守要积极、主动,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再谈论如何发挥技术。因为我们天天练技术,我相信中国队个人的投篮技术都不会比外国选手差,但最差的是我们的反应和思维方式的变化。

  对对手缺乏了解,一直是中国队征战奥运的困难之一。但是马健认为,积极的精神以及良好的应变能力,能够很好的帮我们克服这方面的困难。他说篮球是一个对抗很强的项目?你在见到对手的时候要马上反应过来这场的强点是哪,弱点是哪。上场可能一、两分钟,都是一种遭遇战。因为我们跟欧洲遭遇比较少,你能否在一上场就知道我的强点和弱点,你的变化要快。所以这是整个篮球场上思维和技战术的表现,我们的应变能力要快。而在应变之前首先要树立信心,要努力拼对方,而且要有自信心。我来这儿干吗?想胜利!就是要赢球。

  最后马健感慨:不要想少输一点,没有那个机会。因为奥运会四年一次是很好的机会,大家来这里就是要赢球。因为只有赢球才能谈到为国争光。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日前作出终审判决,对马健状告上海东方篮球俱乐部的各项诉讼请求均不予支持。马健的诉讼请求包括:撤销俱乐部发出的解除服役合同通知,继续履行《运动员服役合同》,撤销《运动员服役合同》第3款和第6款。

  法院审理后认为,根据服役合同第3款和第6款约定,因为马健原有伤病而无法以符合东方篮球俱乐部要求的水准进行比赛,东方篮球俱乐部可以立即以书面方式解雇马健。在该条款中,“马健原有伤病”是作为原因,“无法以符合东方篮球俱乐部要求的水准进行比赛”是作为结果,因此双方约定解约的基础是马健无法以符合东方篮球俱乐部要求的水准进行比赛,即马健不能胜任工作。与劳动法第二十六条第一项的规定并没有形成冲突。马健要求撤销服役合同第3款和第6款,理由不成立。

  此外,从其场上表现以及技术统计数据分析,法院难以认同马健是胜任本职工作的,东方篮球俱乐部解除与马健的劳动合同并无不当。据此,法院对马健的各项诉讼请求未予支持。

  2002年,马健被上海东方篮球俱乐部有限公司看中,在没有作彻底身体检查的情况下,双方签订了《中国篮球协会俱乐部篮球队运动员服役合同》。之后的联赛期间,马健场上的表现让公司大失所望。2003年3月3日,马健收到公司解约通知。于是,马健向上海徐汇区法院提起诉讼,但一审判决诉讼要求被驳回。2月9日,马健与东方男篮劳动合同纠纷案在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二审。

  马健的球打得如何出色不敢恭维,但是,他的身上有种抹杀不掉的职业精神,这其实是没有在国外受过苦日子的中国球员最缺乏的。马健当年的自我放逐带有某种悲剧色彩,他是中国篮球界中对篮球最痴情的圣徒,单身闯荡江湖和王治郅及巴特尔等人不同,他始终在和不接受他的社会和圈子作战,顽强地打拼出一个位置,努力去证明自己。他在献身的事业中屡次受挫,却不曾放弃。他的经历很特殊,而这份特殊对他的回报却相当残酷。假如设立中国篮球的名人堂,马健肯定无缘进入,但是,中国篮球史上不应少了记录他这笔,不为别的,就为他那份痴情和经历。(南方网-南方都市报)

  百度百科内容由网友共同编辑,如您发现自己的词条内容不准确或不完善,欢迎使用本人词条编辑服务(免费)参与修正。立即前往